評論

綜合評論

名師談藝 | 唐小禾:壁畫創作中的文化思考

龙珠激斗回归送神卡 www.yvoan.icu 來源:藝委會 發布時間:2018-12-02 17:46:12

唐小禾(中國美術家協會壁畫藝術委員會名譽主任)

  我國古代壁畫曾經創造了世界藝術的高峰。上世紀80年代,隨著改革開放中城市建設的蓬勃發展,一批優秀壁畫作品的出現,開創了中國壁畫復興的先河,其創新精神影響到整個中國畫壇,這些作品形成了社會大眾對壁畫藝術全新的認識和認同。

  我也跟隨這個“復興”的浪潮,開始做壁畫,在30多年的時間里,我與程犁合作,將作品從楚地故園做到了遙遠的非洲古國埃及,為5個國家級和省級博物館、紀念館序廳完成過壁畫作品。我們先后創作的作品主要有《楚樂》《天籟》《火中的鳳凰》《綠色家園》《信息時代》《生命的歸宿與起點之舞》《淞滬抗戰》《華夏戎詩》以及埃及開羅國際會議中心的《埃及七千年文明史》《地久天長》等。這些作品題材跨越古今,我們努力繼承歷史文化傳統,進行現實的創造,以藝術表達人的生存理念與訴求;在壁畫創作上,研究如何將主題構思、材質形式與建筑空間實現完美統一;在壁畫材質的應用方面,為適應不同風格與功能的建筑環境,進行了廣泛研究。由于壁畫這種大型藝術所具有的公共性、創作思想與方法的多元性、各種繪制方法兼容的綜合性、美術與建筑兩個學科的交叉性,常?;崠叢煲恢址瘴?,使人恍若置身其中。我們用心創作的這些作品因此產生廣泛影響。

楚樂(壁畫)  唐小禾 程犁

楚樂(壁畫·局部)  唐小禾 程犁

  人們常將壁畫創作項目稱之為“工程”,其制作至關重要。現代壁畫多采用材料制作,選擇哪種材料來完成一件壁畫作品,主要基于對主題與環境適合性的考慮。我們對各類材料均有所嘗試,比如第一件壁畫《楚樂》采用的是高溫釉陶版,后來的作品又做過瓷磚釉上彩、丙烯瀝粉彩繪、大漆、金屬鑄造與鍛造、馬賽克鑲嵌、大理石鑲嵌、石刻、纖維織造等,可以說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樣樣涉獵了一番。

信息時代(鑄銅壁飾)  唐小禾 程犁

天籟(鑄銅壁畫裝置)  唐小禾 程犁

天籟(鑄銅壁畫裝置·局部)  唐小禾 程犁

  壁畫的制作往往被某些藝術家忽視,畫了稿子后讓別人去做,常常難有好的效果。制作,是一個再創作的過程,“細節決定成敗”,創作意圖應該貫徹到制作的始終。我們作品的制作,主要是自己動手,如65平方米的陶版壁畫《楚樂》的刻繪,90平方米的磨漆壁畫《火中的鳳凰》的漆繪,都由自己完成。壁畫應該是“畫”,無論用什么材料,其線條、刀法、筆觸、色彩都應該是作者自己的,它滲透著作者藝術的個性,以及通過工具、材料作為媒介來表述時的激情與思索,這是我們的堅持,也是我們的一些作品被人們稱為成功之作的原因之一。

火中的鳳凰(壁畫)  唐小禾 程犁

火中的鳳凰(壁畫·局部)  唐小禾 程犁

  回望這些創作經歷,除了以上壁畫專業層面上的用心與努力,我以為,文化的思考則要高屋建瓴,更為重要。多年的創作實踐中,我們形成的文化思路和藝術主張,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,一是有關文化繼承與發展的認識,二是關于藝術評價標準的認識。

  關于中國南北文化源流及其特征,我在1983年《美術》雜志《壁畫〈楚樂〉創作隨想》一文曾寫道:“地域,歷史,人文的殊異形成了不同的藝術風格。大溪文化的發現,說明早在新石器時代,長江流域就有一支與黃河流域仰韶文化并行的文化。這大約是我國南北文化各自的源頭。正如北方民歌產生了《詩經》的現實主義一樣,南方的神話產生了《楚辭》的浪漫主義”。

  在歷史長河中,長江流域與黃河流域不同藝術特征的文化并行發展,這一觀點后來頗受認同。而我們的探究是為了尋找地域文化發展的源流與特征,以延伸至尋求自己的藝術個性?!凍幀貳短祠ァ貳痘鷸械姆锘恕返拇醋?,從大量的楚文學、楚藝術典籍中吸取營養,取其宇宙流觀、上下求索的精神,體味其艷麗怪誕的形式風格,站在新時代,以自己的語言進行藝術的表述,而不是對其圖形的集納與照搬。

埃及七千年文明史(壁畫)  唐小禾 程犁

埃及七千年文明史(壁畫·局部)  唐小禾 程犁

  藝術連接著傳統與現實。傳統是血脈,不可能切割。然而,藝術又永遠是求新的,是要創造的,而創造新的藝術,其源泉是現實生活,是時代的精神。

  關于藝術評價標準問題。在1990年首屆湖北省文藝創作最高獎“屈原文藝創作獎”頒獎會上,我曾在發言稿中寫道:在現代信息世界中,文化發展的節奏變快,我們不應拒絕對西方文化的研究和吸收。但是文化的相互交流和吸收應是一個漸進的過程。在變革、吸收和融匯中,本體文化是核心。只要民族的語言與文字沒有消失,東西方文化的界限不可能消失,東方現當代藝術應樹立自己的價值標準。

  藝術是有評價標準的,藝術創作要有歷史文脈中的價值,也要有新時代創造性的價值,兩者都不可少。我國當代的藝術方興未艾,評價標準的問題、導向的問題已突顯出來,它既是理論命題,更應是在實踐中不斷探索的命題。

生命的歸宿與起點之舞——跳喪,擺手(壁畫稿)  唐小禾 程犁

春風和煦(壁畫)  唐小禾 王長興

  民族文脈的延續,對我國史學、文學、哲學、美學的知識素養,對東西方文化與藝術的對比研究,對我國傳統藝術包括民間藝術的了解與研究,應該是我們藝術創造與發展的知識基礎。每一次接到重要的壁畫創作委托,在進入創作前,我們都會大量閱讀,做很多資料研究和文案工作,或有關歷史的實地考察,作文化的思考。我們還會繪制很多的草圖與材料制作方案。在制作階段,努力以“工匠精神”和理想的價值標準進行創造。

  我們在壁畫創作道路上對文化問題的思考,一些粗淺的藝術主張,提出很早,但在今天看來,這些問題,特別是對現當代藝術的評價標準問題,我仍然認為是需要深入探討和認真面對的。

 

  唐小禾,武漢市人,生于1941年。1965年畢業于湖北藝術學院,曾任湖北美術學院院長、教授,湖北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席。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壁畫藝術委員會名譽主任、湖北省美術家協會主席。第七屆、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。油畫與壁畫作品曾獲全國美展大獎。

(刊登于《人民日報》12月2日12版美術副刊。)